霍启刚默认郭晶晶怀孕 笑言:我们接受恭喜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18 08:14
  • 人已阅读

光之山(Koh-i-Noor),伊丽莎白王王后后冠上那颗耀眼的巨型钻石,冷艳了每个慕名而来的旅客。这颗钻石现重21.6克,最后重达37.2克,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钻石,如今与王冠一道保具有泰晤士河畔的伦敦塔里,犹能夜夜宝气冲天。1306年,当光之山初次有据可考地现身时,就伴跟着神奇的谩骂“领有此钻石的人将可领有全球,不外他也会意识这个世界的一切不幸。惟独当神,或当一个姑娘佩带它时,才能够失掉幸免。 光之山究竟是什么时候被发觉的,如今仍然 依据是未解之谜。但人们遍及以为它于13世纪生产自印度的贡都尔(Guntur)区域,也就是现在的安德拉邦——这在那时是世界上独一的钻石生产地。那时的印度统治者——卡卡提亚王朝的国王,将钻石镶嵌在都城瓦朗加尔的一间庙内的女神眼中。 14世纪初突厥人的铁骑踏上印度南部的疆土,卡卡提亚王朝崩溃,大批至宝被图格鲁克王朝军队洗劫,包孕光之山,之后它被德里苏丹国占据。直到在1526年,巴卑尔(Babur)入侵印度并树立莫卧儿帝国,光之山落入了这个成吉思汗和帖木儿的昆裔手中。他将其称作“巴卑尔的钻石(Diamond ofBabur)”。传说巴卑尔的前人沙贾汗(Shah Jahan),在暮年被儿子监禁在阿格拉堡内时将光之山放在窗旁,透过钻石的折射遥望泰姬陵,日夜忖量爱妃。 斗转星移,1739年,波斯国王纳迪尔沙远(Nader Shah)征印度,掠取了光之山。听说,当纳迪尔沙失掉这颗大名鼎鼎的宝石的时分,他惊呼“Koh-i-Noor!” 光之山由此得名。而他的一个妃子则赞叹道“让一个矫健的汉子扔掷四块石头,一个向北,一个向南,一个向东,一个向西,而第五个石头则掷向空中,若是将在它们形成的空间填满金子,也比不上光之山的值价。” 惋惜短短几年后,纳迪尔沙和他的爱妃们就再也不机遇把玩这人间至宝了。1747年,纳迪尔沙因虐政遇刺身亡。光之山被他部下的大将,开初的阿富汗国父——艾哈迈德沙·杜兰尼(Ahmad Shah Durrani)支出囊中。艾哈迈德沙终身戎马四方,军功赫赫,他一手创立的阿富汗王国盛极一时。但是他去世后,25个儿子抢夺王位,王朝由此骤然衰败了。同时,艾哈迈德沙生前对印度的交战,使得印度兵力陵夷,英国东印度公司得以趁虚而入,在随后一百年内逐渐把持了该地。 时光转瞬到了1813年,艾哈迈德沙·杜兰尼的昆裔苏加沙·杜兰尼(ShahShuja Durrani)流亡至拉合尔,为了回报锡克国主兰季德·辛格(Ranjit Singh)的厚遇,以光之山相赠。兰季德·辛格好像其实不晓得宝钻的恐怖传说,反而将其绑在手臂上作为护身符。 即便有宝钻护身,殒命也是没法招架的。1839年,兰季德·辛格驾崩,锡克帝国群龙无首,堕入凌乱。富裕的锡克帝国与英占领地交界,东印度公司早已对其虎视已久,终得以浑水摸鱼。两次英锡和平后,锡克帝国落败,自愿签订了《拉合尔合同》(Treaty ofLahore),割让光之山与英国。 1850年2月1日,光之山乘坐HMS Medea号汽船前往英国。这颗被谩骂的钻石,即便是远离家乡,厄运也如影随形。当汽船到达毛里求斯的时分,霍乱暴发,当地人命令即刻开船,不然会向总督要求向船开火。尔后HMS Medea号在海上又遭逢了长达12小时的强风。但汽船最后仍是成功到达了英国,7月3日,兰季德·辛格的年仅13岁的小儿子Duleep Singh亲手将宝钻献给了维多利亚女王。 光之山 1851年,作为日不落帝国的光荣,光之山在英国水晶宫举办的万国产业博览会中展出。大批旅客前来一睹这颗传世宝钻的尊容,却无不大失所望。几度蒙尘的光之山,已黯然,失去了钻石应有的闪灼。 为了增加钻石的光彩,维多利亚女王的良人艾伯特亲王,不吝重金,将光之山送往荷兰阿姆斯特丹从头切割,并亲自监视相干事宜。最后这颗钻石被切去了42%,却照旧不尽人意。之后光之山被镶在维多利亚女王的一个胸针之上。只管女王时常佩带这枚胸针,但却对宝钻感到不安。她曾向女儿写信道“不人比我对印度感觉更强烈,也不人比我更支持掠取这些国度了,我以为不国度应当再被掠取了,由于这类事是非常错误的,且对我们也毫无益处。你也晓得我是如许的不喜欢佩带光之山。” 不只维多利亚女王不喜欢这颗罪行的钻石,英国王室也好像世代深信关于光之山的谩骂。维多利亚女王驾崩之后,光之山一向由女性王室成员佩带。光之山和切下的碎钻先是镶嵌亚历山德拉王后的王冠上,接着又被转移到玛丽王后冠上,如今它则在现任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母亲——伊丽莎白王太后的后冠上闪灼。 光之山 二战结束以来,印度、阿富汗、巴基斯坦都宣称"光之山"钻石归外国一切,呐喊英国偿还。而英国方面从未许可过这些要求。2010年,当英国前任辅弼卡梅伦到访印度时,他回答说“若是英国许可任何一件偿还宝贝的要求,你即刻就会发觉大英博物馆将空无一物。” 可能将这颗宝钻永恒尘封在伦敦塔里是最佳的选择。光之山的历任佩带者们,除去女性和神像,大多结局惨痛,要末非命,要末国破,看来其上的谩骂貌似非常灵验。作为人间常见的巨型钻石,光之山多年展转于各个君王枭雄之手,不知传染了若干罪行与鲜血。非论关于光之山的记录与传说是真是假,与之相伴的势力、财产与欲望,都是对领有者最为强盛的谩骂。